假期

这个十一假期去了一趟大橙子家。大橙子很早就已经在网上买好了烧烤架,他说这个假期我们回去到乡下去烧烤。下车的时候我们去超市买了很多烧烤必备的原料。啊,美好的假期就要开始了。

乡下有狗有猫,还有兔子,其实不是兔子,是仓鼠。程明乐待业在家就买了一只仓鼠,还有一只猫。

早上起来空气无比清新,还有一大堆桂花树,非常香。可是这花是要被打掉的,大橙子的妈妈说,桂花都是要卖给村里收桂花的,虽然不值几个钱,但是也是几个钱。我觉得这些花这么香,被打掉太可惜了,所以我问能不能卖两株给我?

假期第二天,果然没有打桂花,但是第三天还是打了,只不过留了两株。

哦对了,烧烤也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。其实是吃的过程很快乐,但准备的过程中并不快乐。在大乡下很难买到羊肉,羊肉还是大程子的爸爸从县里的菜市场上买回来的,一只巨大的羊腿,差不多200块钱,8斤还是10斤记不清了。我和大橙子花了整整一个下午才处理完,一大半变成了80串羊肉串,还有一小半放在冰箱里。

小朋友们可喜欢吃羊肉串了,在我的童年记忆里除了玩耍,就是吃各种能吃和不能吃的。他们吃了一串又一串,除了羊肉,猪肉,还有烤火腿肠,烤小馒头,烤鱼。有趣的是,大橙子的妈妈去菜地里摘了两个非常非常小的茄子,说这可以给我们用来烤,烤茄子应该好吃。小叔还说菜地里有韭菜,可以给我们烤韭菜,结果那韭菜就跟程序员头上的头发一样稀少,怎么烤呢?

还有一件印象深刻的事情,就是有一天早上天还没亮,我觉得在肩膀上隐隐有东西在爬。开灯一看,吓死我了,是一只巨大的蜈蚣,估计有20厘米,趴在我肩上,直接给我咬了两口,有四道印子。蜈蚣咬的感觉真是很奇妙,就像小时候打预防针一样,扎的很疼很疼,而且这个疼是缓不过来的,会疼一整天。这是我人生第一次被蜈蚣咬,大橙子以为我要口吐白沫快不行了。一家人一大早都被吵起来了,大橙子爸爸和大橙子一样呆,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抓一个大蜘蛛来,让大蜘蛛把蜈蚣的毒给吸出来,无奈没找到大蜘蛛,找到一个比米粒大点的蜘蛛,刚要往我伤口放,就不知道跑哪去了,这是什么偏方我没不太清楚。

还好,小叔一大早送我去了医院,一个坡脚医生给我开了一个乱七八糟的药,黑不溜丢的,然后往肩上抹,为啥不是酒精消毒呢?然后还要吃,吃就算了,结果一次要吃20片,20片啊,我的天呐。吃完20片还不算,再过6小时,还要再吃10片,我的天呐这哪是药啊,这感觉当饭吃了。不过被蜈蚣咬的感觉真不好,一天都是昏昏沉沉的,手臂感觉没有力气,会不会毒发身亡呢?

被蜈蚣咬那一天大橙子把屋里所有东西都搬出来了,感觉再也不敢进去住了。她考虑是不是要在露天搭一个大帐篷?无奈,晚上太困了又没有别的地方住,还是回去住吧,大不了再咬一口。

这次回乡下,没有遇到很一大群鹅,其实是遇到一大群鹅了,但这群鹅非常怂不厉害,有辱鹅的名声。它们不会上来抓人,上次回家的时候,有一群小鹅,小鹅虽小,但很勇敢,敢上前抓人,就算打不过也要上前抓,这种精神值得表扬。这次看见是一大群鹅,还带了一大群鸭子,这群鸭子也是非常怂的,我站在前面,就想拍个照片,它们都不敢过来,怎么的?我又不会抓你去烧烤。

假期还是过得太快了,感觉大部分时间都是躺在吊床上点手机,打游戏。书本翻了一点点,马上又要上班了,但这样也比去看人山人海好。

假期中间还看了两次国庆大阅兵,大橙子说一定要去看阅兵,祖国的骄傲呢。可是呢,她两次都睡着了,你说这是不是很搞笑的事情?

Toby Qin wechat
欢迎到微信里去当吃瓜群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