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,再见

2018年

去年的这个时候,我也想写一篇年底总结,无奈自己给自己找了各种理由借口,没写出来。

今年从8月份就不爱动笔了,内心里一直有两个小恶魔,争论不休想要干架。一个说,一周7天你能蹦出8个想法,不写出来谁知道你他娘的是个天才?另外一个说,别老想着当网红,你那屁大的idea毛线都不是,写出来自己都懒得看。

其实内心并没什么小恶魔,只是因为懒。

怎么说呢?博客这东西写的好的可以字字珠玑,让人读的醉生梦死,醍醐灌顶。写的不好的也可以记个流水账。写了就不要后悔,它可以锻炼你的大脑,提前防止老年痴呆。而且多年以后自己翻翻很大概率还能把自己弄的一把鼻涕一把泪(羞的)。

2018年的社会已经是个相当浮躁的社会,每个人都说自己没时间,可是一刷手机能刷半天,碎片化的时间被各种应用塞满。

年初给自己订的读书目标(每月一本),一半都没完成,马上就2019了。翻开kindle看到都是自己喜欢的书名标题,但是还没找回上次阅读的线索时,手边的手机就亮了,拿起手机开始不亦乐乎地处理各种推送,仿佛整个世界都非常需要我,我好忙啊??

还好,我读完了一本《受戒》,让我依稀感觉得到时光流逝,文字还是有感动人的魅力。

在一起时,恩恩义义;分开时,潇潇洒洒。

她挎着一篮子荸荠回去了,在柔软的田埂上留了一串脚印。明海看着她的脚印,傻了。五个小小的趾头,脚掌平平的,脚跟细细的,脚弓部分缺了一块。明海身上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,他觉得心里痒痒的。这一串美丽的脚印把小和尚的心搞乱了。

田彼南山, 荒秽不治, 种一顷豆, 落而为箕, 人生行乐耳, 须富贵何时。

2018年去了一趟南京,南京的老鸭粉丝汤真的是好吃,金陵是个风水宝地。

2018年游了一次西湖,西湖的春风拂面很是惬意,和大橙子来回在苏堤上走了三遍还恋恋不舍。

2018年回了一次老家,熟悉的鸡鸭叫声和虫鸣狗吠,让我感觉自己好像没出过远门。

2018年南方酷热的夏天和没有空调的房间也让我意识到,我来自农村,但已渐渐不习惯农村。

2018年大哥大嫂把侄子带到人间,父母的笑容因此增添了许多。

2018年父亲大人第一次上手术台,岁月会无情带走容颜和健康,不允许商量。

2018年给自己和大橙子办了健身卡。从第一次进健身房累到晕倒,到现在可以一口气跑6公里只经历了一个多月,我很感谢自己做的选择,流汗的感觉真好。

2018年已过而立,在上海看了几次房子,最终还是没有成为房奴。

2018年在Github提交了376次,相比去年的971次,着实少了许多。没有拿得出来说的项目,都是小猫小狗过家家。

2018年打了至少2000场农药,上过王者,然而有什么意义?终于弃坑,毁我青春。

2018年买了一个尤克里里,已经可以熟练弹唱小星星和生日快乐歌,从乐盲到明白了全全半全全全全半的含义,也知道了四大和弦原来这么厉害。

2018年花了一个月时间系统学习了移动端自动化测试的原理还提了方案,但最后老板说没时间给你折腾了,公司暂时不打算招人。

2018年我们公司也裁员了,我没有成为可以N+3的人,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运。

2018年公司把我们带来澳门开年会,让我看见了什么叫纸醉金迷,什么叫一掷千金,什么叫有钱真好。

2018年混进各种测试群,原来大家都在努力用牛逼的技术解决多年以来一直都有的UI测试问题。在我看来,自动化测试真不应该测UI,但又不得不测。

2018年开始摸索着使用docker去部署自己的项目,不骗你说,真的很好用。

2018年用Vue去重构了几个项目,发现Vue真是个好东西,易学易用上手快,前端工程师也可以很快乐。

2018年走了Ract的walkthrough,发现它不太适合我,前端工程师要纠结的东西真多,还好我不是前端。

2018年写了第一个浏览器插件,第一个油猴脚本,感觉会JavaScript真的可以为所欲为。

2018年我想把后端的代码部署到本地,可是还是停留在想的阶段。

2018年在蚂蚁森林收了500个鸡蛋,种了2棵树,支付宝一直在怂恿我们使劲花钱。

2018年初买了两万的基金,年底亏了五千,今年市场到底发生了什么。我开了股票账号,但啥也不敢买。

2018年工资没怎么涨,但是5毛钱的硬币和纸币,已经开始花不出去了。

2018年越来越发现选择远比努力重要,但努力也远比不努力好的多。

2018年有很多伟大的人走了,但是还好身边的家人和朋友一个不少。

2018年和大橙子在一起刚好十年,昨天一起看了照片,没啥变化,真好。

2018年没有认识很多新面孔,也意味着不用告别很多老面孔。

2018年平平淡淡,但也真真实实。

Toby Qin wechat
欢迎到微信里去当吃瓜群众